一切都會變

近日事忙,屢次開了blog post的頭都沒法快手完成。這個時勢,人人都沒有心機,先在此留個字,表現存在感,稍後再慢慢填充。閱讀更多»

廣告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小時從某個時間開始,兩兄妹突然沒再一齊玩,變得非常冷淡。看到他床頭大堆有型的碟,我會將名字和封面記在腦海,一一找來聽。Pablo Honey的大黃花中間一個細路頭、Among my Swan的神秘天鵝、Urban Hymns坐在草地的幾條佬、Lacrimosa的黑白小丑、極嚇人但很好聽的Sopor Aeternus⋯⋯還有封面好像永遠有點low res(其實是grunge吧?)的The Jesus and Mary Chain。閱讀更多»

遊樂場、薄荷糖、利瑪竇

星期日用廣東話present遊樂場研究,好些朋友和同事都來了,真高興。認為自己表現不錯,同學作為主持也用心,可惜panel discussion實在慘不隱睹。嘉賓各自表述(中年男人係咪一定要變成咁?這是世間定律嗎?),觀眾問的問題也奇怪(例如問關於寵物遊樂場的問題),白白浪費了大好的交流機會,可惜啊。閱讀更多»

Talk about it now

Image may contain: bird, sky and outdoor
Euphaea decorata Selys, 1853 方帶溪蟌(方帶幽蟌),由比利時政治家/科學家Edmond de Sélys Longchamps在1853年發現,是本港第一個列入紀錄的蜻蛉目品種。本月Palm Sunday攝於大嶼山神樂院。

近來有幾件關於別人和也關於自己的事。

1. 那時的自己

朋友K(建築系的舊同學)在某中學教空間研習,有點類似中學版的建築設計課程吧,是這學校特有的課程。K給他們的功課題目是設計一個遊樂場,開始前請我說說遊樂場設計。向來知道這家學校的學生與別不同,有些是主流學校不容的人,或者家境複雜、有各種心理或行為問題之類,我都預了問問題可能沒人回應、有人會玩電話、化妝、趴在桌上睡覺。閱讀更多»

生存就是形式的捍衛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又或

“To live is to defend a form"

忘了是在哪裏看到這句quote,可能是一個康文署的展覽,當時深受觸動(至今仍是),於是馬上拿來當作網誌的副題(網誌叫《聽風的歌》,只是少年時代遺留下來的矯揉造作,不為甚麼,後加的這一句卻是有意識的選擇)。我差點忘記了,說出這一句的,是奧地利音樂家Anton von Webern,荀白克的學生。

這晚港台電視播出獅子山下,陳上城編導,雄仔叔叔主演。經過政權多年的欺壓,我們似乎太習慣(自我或外界)審查,一齣以真人真事為藍本的劇集能夠在這天順利播出,我們竟然會覺得是奇蹟,是正義的勝利。我無法不感到悲哀,相信電視前的觀眾(究竟有幾多同路人?有沒有一萬幾千?)亦如是,但要生存就要捍衛自己相信的,再苟且都有良心的底線。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