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about it now

Image may contain: bird, sky and outdoor
Euphaea decorata Selys, 1853 方帶溪蟌(方帶幽蟌),由比利時政治家/科學家Edmond de Sélys Longchamps在1853年發現,是本港第一個列入紀錄的蜻蛉目品種。本月Palm Sunday攝於大嶼山神樂院。

近來有幾件關於別人和也關於自己的事。

1. 那時的自己

朋友K(建築系的舊同學)在某中學教空間研習,有點類似中學版的建築設計課程吧,是這學校特有的課程。K給他們的功課題目是設計一個遊樂場,開始前請我說說遊樂場設計。向來知道這家學校的學生與別不同,有些是主流學校不容的人,或者家境複雜、有各種心理或行為問題之類,我都預了問問題可能沒人回應、有人會玩電話、化妝、趴在桌上睡覺。閱讀更多»

廣告

生存就是形式的捍衛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又或

“To live is to defend a form"

忘了是在哪裏看到這句quote,可能是一個康文署的展覽,當時深受觸動(至今仍是),於是馬上拿來當作網誌的副題(網誌叫《聽風的歌》,只是少年時代遺留下來的矯揉造作,不為甚麼,後加的這一句卻是有意識的選擇)。我差點忘記了,說出這一句的,是奧地利音樂家Anton von Webern,荀白克的學生。

這晚港台電視播出獅子山下,陳上城編導,雄仔叔叔主演。經過政權多年的欺壓,我們似乎太習慣(自我或外界)審查,一齣以真人真事為藍本的劇集能夠在這天順利播出,我們竟然會覺得是奇蹟,是正義的勝利。我無法不感到悲哀,相信電視前的觀眾(究竟有幾多同路人?有沒有一萬幾千?)亦如是,但要生存就要捍衛自己相信的,再苟且都有良心的底線。閱讀更多»

哪兒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and people sitting山竹前後一直忙得不可開交,值得記下的事情有很多,只是沒時間整理清楚。

見到My Little Airport和同學近日的Facebook posts,才記起(我是善忘又沒用的港豬,有時實在欠缺感覺)又到九月尾,距離2014年的多事之秋,經已四年。在外面的世界和心內,傷痕仍在。閱讀更多»

屋企樓下的音樂會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and indoor屋企附近的工廠區大約一年前開了間叫VII Drip & Brew的cafe,環境食物咖啡人都好,但每次去都只有一兩檯客,不由得為他們擔心。這晚他們有Eastern Chamber Orchestra Society的chamber concert,沒想過可以在大連排道看音樂會,好高興,和住葵芳的朋友去支持一下。坐對面的是幾位aunties,她們看着英文寫的rundown,討論究竟cello是甚麼,viola是甚麼,我就解釋了一下,心想她們可能是在附近上班的 aunties。後來忍不住問了,原來其中一個是在 cafe對面的Rolls Royce repair workshop (something like that) 返工的,平常會過來食lunch。她還帶了女兒和做exit sign(綠色白色的 exit sign)的前同事來,見我們點了espresso tonic,又好有冒險精神地跟着叫espresso tonic(本來她要朱古力)。她五點半就放工,可是特地留在公司等八點的concert。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