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微之三首

在別人的 instagram caption看到白居易的《貶江州途中寄微之三首之一》,說的是對密友元稹(字微之)的思念。只讀頭一句,腦內浮起天涯地末的意像,已覺非常動人。今天我們所講的「唔啱timing」或是遙距戀愛,唐代詩人竟已一早用210個字,極優美地道盡這種錯位的思念。閱讀更多»

廣告

夜路

在一次My Little Airport的演唱會上,聽到Nicole唸一段文字,歌名是《愛情disabled》。後來知道這段文字來自香港作家陳寧的《交加街38號》(補充資料:交加街位於灣仔,英文Cross Street),就一直想看看原文。上週末到深水埗Common Room看Onion Peterman展覽,順道探訪合舍,當日天仁正在賣自己看完不要的書,包括《交加街38號》,於是馬上買了。近日都在看遊樂場的東西(其實好像還未入正題,我仍在斷斷續續地處理公司的事情,又掛住周圍玩),昨天星期五,想輕鬆一些,就讀起這本「閒書」。第一篇《夜路》,我竟然在甚麼地方讀過其中的第三段,許是近日某文藝page引用了。

閱讀更多»

臨行潦幾句

Georges Perec的《Life a User’s Manual》的主要場景是一幢apartment building,位於巴黎第17區Simon-Crubellier路11號。剛看到這個叫Searching for rue Simon-Crubellier的作品,來自澳洲的藝術家在巴黎駐場,從駐場的藝術中心開始,像遊客一樣四處問Rue Simon-Crubellier怎樣去,人們叫藝術家去local council、檔案館、圖書館、規劃署,兜兜轉轉一個月後,有人叫他們去起點旁的一座建築物,裏面是巴黎的地圖測繪處。神奇的是,測繪處負責人曾經是Georges Perec的鄰居,常常和他食飯。能有這樣的創作/城市經驗,可算是極度幸福了。閱讀更多»

世界

〈世界〉
谷川俊太郎
譯:田原

有一塊漸漸磨損的石頭
被風吹雨打
過了一萬年
仍然沒有完全化為無

有一束穿行宇宙的光
在仙女座遙遠的彼岸
過了十萬年
還是沒有抵達

忽然吹來的一陣風
倏然間讓茶色玻璃嗡鳴
然後
消失

有一個常常思考的男子
一任女人愛撫
不論年紀多大
仍是懵然無知

有一具被射中的小鳥屍體
沒被人發現
在枯葉上
靜靜地腐爛

Two Billion Light-Years of Solitude

Two Billion Light-Years of Solitude
Shuntaro Tanikawa

Human beings on this small orb
sleep, waken and work, and sometimes
wish for friends on Mars.

I’ve no notion
what Martians do on their small orb
(neririing or kiruruing or hararaing)
But sometimes they like to have friends on Earth.
No doubt about that.

Universal gravitation is the power of solitudes
pulling each other.

Because the universe is distorted,
we all seek for one another.

Because the universe goes on expanding,
we are all uneasy.

With the chill of two billion light-years of solitude,
I suddenly snee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