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山、荔枝角公園、黃竹坑、香港仔工業學校

稍後再寫字。

荔枝角公園

我不時會到荔枝角公園走走,開心又去,唔開心又去。今次比較特別特是我第一次在這裏遇上翠鳥,牠還企定定讓我拍照,好開心啊!

閱讀更多»

廣告

遊樂場研究——三月發表!

個幾星期前忙完公司的大event,馬上病了一星期,證明之前是「得閒死唔得閒病」。缺乏運動加生病,頭腦像漿糊一般,今天才稍微回魂。

自去年初開始的遊樂場研究終於來到(第一階段的)尾聲,自從2017年(或2016年尾——忘了)首次遇上石籬遊樂場的舊照片,我就踏上前所未有的神奇旅程,還得到許多人和機構的幫助和支持,感激不盡。誠邀大家3月2日來聽我和黃宇軒同學分享遊樂場歷史研究,除了石籬,還會講幾個其他有趣例子。另一位fellow Hugh Davies會講video game裏的香港建築,碰巧都是跟「玩」和建築有關。活動以英語進行,大會會提供即時傳譯。稍後我會嘗試聯繫不同的場地和機構,希望以廣東話再講一次,不想聽英文或者3月2日無法出席的朋友可以耐心等一下。閱讀更多»

「香港原來好靚」

很怕吵,而地鐵總是很吵很unpleasant。可以的話,會選擇搭巴士或小巴回家,在昏暗的車廂內思考各種事情。即使從港大走十幾分鐘落山腳+等十幾分鐘荃灣van+十分鐘車程,不見得比坐45分鐘地鐵聰明,十次有八次都會這樣選擇。不可以告訴阿媽,因為她認為坐小巴和過海巴士是浪費金錢。為了這種小事,每天都會講好多white lies。閱讀更多»

生存就是形式的捍衛

“Every life is a defense of a particular form"

又或

“To live is to defend a form"

忘了是在哪裏看到這句quote,可能是一個康文署的展覽,當時深受觸動(至今仍是),於是馬上拿來當作網誌的副題(網誌叫《聽風的歌》,只是少年時代遺留下來的矯揉造作,不為甚麼,後加的這一句卻是有意識的選擇)。我差點忘記了,說出這一句的,是奧地利音樂家Anton von Webern,荀白克的學生。

這晚港台電視播出獅子山下,陳上城編導,雄仔叔叔主演。經過政權多年的欺壓,我們似乎太習慣(自我或外界)審查,一齣以真人真事為藍本的劇集能夠在這天順利播出,我們竟然會覺得是奇蹟,是正義的勝利。我無法不感到悲哀,相信電視前的觀眾(究竟有幾多同路人?有沒有一萬幾千?)亦如是,但要生存就要捍衛自己相信的,再苟且都有良心的底線。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