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區副食品批發市場/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

在港大圖書館工作完畢,吃完金祥排骨麵,憂鬱和過飽感揮之不去,帶著猶疑拖著腳步走往熟悉的碼頭(我不會喚它天空之鏡,也不會叫它Instagram Pier,這些名字都太蠢)。十幾年前第一次來,為之驚艷,讀大學時近水樓臺,每個月總要去一遍。閱讀更多»

廣告

Day 2—Dia:Beacon、遊樂場巡禮二

Day 2

Dia Art Foundation收藏了眾多經典的land art/minimalist art作品,Dia:Beacon位於紐約市以北的小鎮Beacon,是由工廠改裝而成的藝術館。兩年前第一次去紐約沒時間去day trip,這回有了,而且上年讀Hal Foster的《Art-Architecture Complex》,介紹過Dia:Beacon,更覺非去一不可。

閱讀更多»

終於坐定定

趕了十幾天路,終於回到香港坐定定。這幾天,一連讀到幾個死訊——林燕妮、Kate Spade、Anthony Bourdain、劉以鬯,除了讀過一丁點劉以鬯、在電視上見過林燕妮,這些名字始終遙遠,但有感這種人確有可能不再出現(尤其是殖民地香港出產的知識分子),還是有幾分惋惜。閱讀更多»

Day 1 — New York(遊樂場巡禮一)

Isamu Noguchi(野口勇)相信藝術可以跨越邊界,他創作舞台佈景、雕塑,甚至設計遊戲地景(playscape),以城市和土地作素材。從30年代到70年代,即使因為官員(主要是Jane Jacobs的宿敵Robert Moses)和居民反對而難以實現他的遊樂場設計,他仍然屢敗屢戰,最終在阿特蘭大、橫濱、札幌等城市,或多或少實踐了部份構想。60年代,他與建築師Louis Kahn合作設計Adele Rosenwald Levy Memorial Playground,儘管MoMA、New York Times都力撐,搞了幾年差不多終於獲政府開綠燈,最終還是因為居民反對而泡湯。閱讀更多»

天使

Paul Klee被納粹打壓之後,回到家鄉Bern,畫了許多天使,那已是他人生最後的幾年。Zentrum Paul Klee形容,這些天使看起來好像未完成受訓,在天堂與凡間之間,離我們還比較較接近。卧病在床的Paul Klee也許感到自己像這些不完整的天使一樣,在生與死之間徘徊,不捨得離開人間。閱讀更多»

美林邨

曾經淺遊大圍美林邨一部份,記得感覺良好,有歷史悠久的螺旋金屬滑梯,但這幾天翻書時才發現美林邨第二期有一風琴形的體育館,拿過1987年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銀牌獎(=最高榮譽),美林邨第一期亦於1982年獲頒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優異獎,於是昨天忍不住親自跑去看個究竟。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