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東北角

每次經青嶼幹線入大嶼山,就很好奇大嶼山這東北角是怎樣的——為何會有零丁一間紅色小屋在橋下、怎樣可以去到大橋附近那涼亭,還有叫大轉、二轉、三轉的地方有怎樣的風景。謝謝平日不做運動的李博士昨天同行,由起點開始條路已經好怪,後來要手腳並用地爬,四個幾小時後在middle of nowhere的公路旁重回人間。(先upload相,稍後再補文字)

起點是青馬收費廣場,我們大致是依照這個網站介紹的方法走。

閱讀更多»

婚後第二天

婚禮前一兩星期,感到事情突然加速,好像籌劃了半年的事情一下子就跳到只剩下幾天,倒瀉籮蟹(其實自覺manage得很好,絕大部份的準備工夫都按時完成,倒瀉籮蟹是一種感覺)。在匆忙地執行李時才赫然發覺這次真的要離開三十幾年的家,不只是去一趟長途旅行,而且要建立另一頭家。這幾年我不時期待離家自立,按自己的步伐和方式生活,沒想到當看到衣櫃內那些阿媽買落、我一直嫌棄的核突睡衣和公仔毛巾,眼淚竟决堤而出。

閱讀更多»

太平山與獅子山

黃般若的《Sketch of Victoria Peak》(中文名有待查證)
Source: https://www.mutualart.com/Artist/Huang-Bore/CF167DBCA73EE6FC/Artworks

作為新界人和新界村民的後代,對我來說,獅子山下奮鬥向上的故事其實是別人的故事、市區人的故事。不論太平山或獅子山都是遙遠,倒不如大帽山和金山親近。有次和同事討論art project,我們說香港需要一種大帽山精神,擺脫搵食至上的心態。當時沒深入討論,但如果要我說清楚,我會說這是一種重視永續發展、公義和heritage的精神,像大帽山般溫厚不張揚。

閱讀更多»

理想的生活

Home Kong正以驚人速人崩壞中,在這小小的私人空間,請容我繼續港豬,幻想一下理想的生活。

結婚之後,我希望過這樣的生活(要搬到東涌偏遠又沒有街道生活的一角當然談不上理想,但也只好以此作想像的根據),一定好難,一定會好累,意志力一家會薄弱,一定會殺出重重障礙,但盡量接近啦。

閱讀更多»

彗星

Comet Neowise as seen near Skofield Park. | Credit: Spencer Adams-Rand

見朋友從屋企拍攝到窗外的 Comet Neowise,我想起自己的房間向北,或許也可以看到。用眼尋找了一會,首先見到一粒頗光的星,但不肯定是否有尾巴,因為眼睛不好。慢慢地,越來越多星顯現了,原來今晚天空如此清朗,即使觀普通的星也不錯。後來想起我一直專注看右方的星空,或許應看看左邊,結果發現Neowise就在那裏--散光眼都看得出有尾的星星,是它不會錯。

閱讀更多»

Islington的家

八年前在倫敦Islington區住過一陣子,屋主是一對做branding/marketing的老夫婦,很喜歡亞洲。今晚收到伯伯的message說他們想express solidarity,請記着你在Islington還有一個家。

真是感激流涕,但我好X鍾意香港,也想在講廣東話和用繁體字的地方生活。

在Google Maps逛了一陣子,真想再探望Thornhill Crescent,試試Upper Street那些新餐廳、Caledonian Road一帶的格魯吉亞菜,看看附近那兩三個adventure playgrounds,還有跟喜歡阿仙奴的他到球場去。

耶穌復活堂

六月初的週末,一連兩天下午到觀塘耶穌復活堂上婚前輔導班。要用天主教儀式行禮,就必須先上這課程,拿到証書,然後還要約神父作「婚前查詢」。這班的參加者有約二十人,大約一半都是非教徒(包括我)。課程比想像中好,但也有不盡同意的地方,詳情有時間再談。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