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館Francis Alÿs展覽

May be an image of outdoors and brick wall
May be an image of 1 person, screen and indoor

辛苦了一大輪,唯一一個上午有三兩個鐘空閒,趕緊去大館看Francis Alÿs(3月27日完)。Children’s Games記錄了世界各地兒童玩耍的情形,從靜好的巴黎院落到伊拉克的難民營、熱鬧的中環街頭到無水無電的巴米揚,無論任何景況,愛遊戲都是兒童共通的本性。最喜歡的遊戲是墨西哥華雷斯城(Ciudad Juárez)孩子玩的「Espejos」(鏡子),幾個小孩拿著鏡的碎片在廢棄公屋之間奔走穿插,靠鏡子反射陽光來攻擊別人,被反光射中的孩子會馬上倒下,非常入戲。

閱讀更多»

Bye, UA!

May be an image of indoor

我第一份工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跟進UA屯門市廣場的設計,當時公司做設計的只有一個將要離職的full-time同事和一個part-time同事(好似係?記憶已模糊),請了我這個fresh grad和已有幾年工作經驗的室內設計師。設計主題是Alice in Wonderland,老細說這是poststructuralism的世界(喂?),所以天花地板都有好多木條(老細叫它們作fettuccine)分散聚合還有一個巨型的眼球(用來放電視播trailer)然後門口是一個fiberglass造的好organic好光滑的portal咁就好有性意味因為everything is about sex(喂?)⋯⋯

閱讀更多»

片石仔/打水漂/水切り/stone skimming/ricochet

May be an image of nature and body of water

有朋自市區來,帶她們行東涌的村落、海灣和古蹟。在東涌河口看到兩人(想是父女)片石仔,片到超多下和超遠,嘖嘖稱奇,於是上前請教。原來他們是片石仔愛好者,有個Instagram account,叫Hong Kong stone skimming。他們一家不是住在東涌,但因為東涌河的環境合適,交通方便,所以不時來練習。他們甚至特地到日本參加比賽,說日本的河環境一流,隨便一顆石都是又圓又扁。原來片石仔的日文是水切り( mizu-kiri)。真是超有趣的encounter!

閱讀更多»

屯門河、山景邨、翠鳥

藝術推廣辦事處策劃了「非凡!屯門河」公共藝術計劃,請六位藝術家/設計師在屯門河兩岸創作作品。我想看看設計師Kay在蔡意橋旁設置的公共家具,也想尋訪公屋攝影師William Leung之前影過的山景邨涼亭,就決定星期日遊屯門,順便當做運動。後補說明文字。

閱讀更多»

如果太空館變成恐龍蛋

Dragon Egg
網絡圖片

早前託建築師學會聯絡兩位建築界前輩,一是設計坪石邨/彩虹邨/康樂大廈(怡和大廈)的木下一(James Kinoshita),另一位是主理許多沙田區屋邨的房屋署前助理署長江焯勳,希望了解他們設計屋邨遊樂場或休憩空間的經驗和概念。兩位前輩很爽快便回應了,可惜木下一先生說坪石年代太久遠,已經忘記所有細節,即使我把(應該是他或他同事畫的)建築圖發給他看,他仍然想不起。至於江先生也有相當年紀,但對過往的項目仍然記憶猶新,約我12月31日見面。

閱讀更多»

大嶼東北角

每次經青嶼幹線入大嶼山,就很好奇大嶼山這東北角是怎樣的——為何會有零丁一間紅色小屋在橋下、怎樣可以去到大橋附近那涼亭,還有叫大轉、二轉、三轉的地方有怎樣的風景。謝謝平日不做運動的李博士昨天同行,由起點開始條路已經好怪,後來要手腳並用地爬,四個幾小時後在middle of nowhere的公路旁重回人間。(先upload相,稍後再補文字)

起點是青馬收費廣場,我們大致是依照這個網站介紹的方法走。

閱讀更多»

婚後第二天

婚禮前一兩星期,感到事情突然加速,好像籌劃了半年的事情一下子就跳到只剩下幾天,倒瀉籮蟹(其實自覺manage得很好,絕大部份的準備工夫都按時完成,倒瀉籮蟹是一種感覺)。在匆忙地執行李時才赫然發覺這次真的要離開三十幾年的家,不只是去一趟長途旅行,而且要建立另一頭家。這幾年我不時期待離家自立,按自己的步伐和方式生活,沒想到當看到衣櫃內那些阿媽買落、我一直嫌棄的核突睡衣和公仔毛巾,眼淚竟决堤而出。

閱讀更多»

太平山與獅子山

黃般若的《Sketch of Victoria Peak》(中文名有待查證)
Source: https://www.mutualart.com/Artist/Huang-Bore/CF167DBCA73EE6FC/Artworks

作為新界人和新界村民的後代,對我來說,獅子山下奮鬥向上的故事其實是別人的故事、市區人的故事。不論太平山或獅子山都是遙遠,倒不如大帽山和金山親近。有次和同事討論art project,我們說香港需要一種大帽山精神,擺脫搵食至上的心態。當時沒深入討論,但如果要我說清楚,我會說這是一種重視永續發展、公義和heritage的精神,像大帽山般溫厚不張揚。

閱讀更多»

理想的生活

Home Kong正以驚人速人崩壞中,在這小小的私人空間,請容我繼續港豬,幻想一下理想的生活。

結婚之後,我希望過這樣的生活(要搬到東涌偏遠又沒有街道生活的一角當然談不上理想,但也只好以此作想像的根據),一定好難,一定會好累,意志力一家會薄弱,一定會殺出重重障礙,但盡量接近啦。

閱讀更多»